(引文)這是什麼狗屁不通的音樂性向測驗學生5月初考完升國中的音樂班性向測驗,每個考出來都哭了,說題目難到爆。 考音樂性向,竟然考一大堆智力測驗題目,什麼圖型啦,邏輯問題啦都有,還有一大題共64題要在4分鐘內做完,有的只寫了20多題,有的亂猜了50 題 還有一題彈了好幾小節,問你哪一題是彈出〝強 弱 次強 弱〞學生說:根本聽不出來。要不就是彈了四段曲子問你哪一段難聽?學生說:我覺得每段都難聽。 好不好聽就跟好不好看一樣,個人價值觀不同,像我超級愛德布西,有一個學生卻超級討厭德布西,這種怎麼能做為測驗題目? 還有因為是用擴音機由學校系統廣播出來考,學生說有的回音很大,根本聽不清楚,聽不仔細。考完所有的家長和學生都陷入沮喪之中。努力了六年,最後半年簡直渡日如年,補樂理,補聽寫,補視唱,加強主副修的課,所有的努力只為了考上理想的志願,一切卻要敗在這性向測驗手裡。 說起這個性向測驗,台北縣去年開始實施,而且標準竟然是以第一志願三和國中第30名的成績做錄取標準,導致剩下的重慶,漳和,中平國中都嚴重招生不足。說到這我就想罵髒話?這是什麼狗屁標準? 今年台北酒店工作市也加入性向測驗,天哪,不知是不是以附中的第30名成績為基準,那南門,仁愛是不是都要招生不足。 乾脆音樂班都關門算了。 那聯考是不是北一女建中以下的學生數理資優班也不能辦了?什麼英文資優班?美術資優班?體育資優班?大家都來考性向測驗,而且要以建中北一女的水準做基準。 什麼話?還是想說,真是放屁。 真不知這些教育部資優能力鑑定小組的官員們,腦袋裡裝了什麼東西?領了人民納稅義務人給的公務員薪水,卻做出這種荒唐至極的政策。請問他們之中會音樂的有幾個人?念過音樂班的有幾個人? 就算有,現在的學習生態也不比從前。 我的學生之中,很多不是很有天分的孩子,可是他們卻靠努力苦練,在班上名列前茅。 反觀有幾位天才型學生,卻因為不肯苦練,每次都靠天分度過考試,這樣的學生以後會有成就嗎? 難道念音樂班以後一定要成為演奏家嗎?世界上有幾個馬友友?幾個霍洛維茲?我也不是紀新,郎朗,李雲迪,但是我是個認真而且教得不錯的鋼琴老師,這樣難到不行嗎? 我高中時代做過分組性向測驗,成績出來我的空間邏輯都是90幾分,建議我念自然組,但是我卻偏偏選了社會組,念的也不差呀,酒店打工而且我樂理超強。 也許我資質可以念自然組,可是我超級討厭物理化學,每次都在及格邊緣,所以性向測驗真能定江山嗎? 每次同事們再一起聊到這件事,大家就恨得牙癢癢的, 學生們那種喜歡卻不能念的心還真可憐。政府官員們,動動你們的頭腦吧,吃飽飯沒事去喝下午茶也好,不要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我還是很想說:真是去他的狗屁性向測驗 ps 1原諒我用了這麼多不雅的文字,我真是太生氣了。ps2 希望有朝一日,那些資優鑑定小組官員們的小孩,也來報考音樂班,讓他們嚐嚐這種努力奮鬥了半天卻跌了一個莫名其妙的跤的下場。 以下文章選自高雄市議會論壇音樂班甄試招考改以性向測驗為唯一依據?高雄市議員童燕珍於6月4日市政總質詢中,代表近百位家長抨擊高雄市政府教育局行政缺失。她質疑97年高雄市國小音樂班甄試遊戲規則急轉彎,造成術科高分學生落榜,性向測驗成了唯一的依據,結果還導致兩校不足額錄取,招生簡章內容漏洞百出,童議員痛斥教育局黑箱作業。  質詢一開始,童議員要求首長們寫下國小二年級時夢想的職業,首長們紛紛表示想當老師或醫生,甚至有坦白只知道玩的。接著童議員指出,要小二生接受酒店兼職國中二年級程度的性向測驗,不公平也不恰當,這樣拍板決定孩子一生,教育局不承認錯誤,實在是殘害國家幼苗。  童議員抨擊國小音樂班甄試錄取標準急轉彎,她說,信義、鹽埕及前金三所國小舉辦聯合考試,個別獨立招生,各有30個名額。但最後僅信義國小錄取30名,而鹽埕及前金國小分別只錄取19及16名,形成不足額招生的窘境。  童議員指出,過去音樂班甄試的慣例是性向及術科擇一高分錄取,但今年試後卻要求性向分數要100分且術科75分以上,造成兩校不足額錄取;她更批評招生方式不夠周全,例如校方於術科考試時才公布性向測驗分數未達百分者不得參加,讓家長和學生抱著期待心情赴考,卻落得白繳費用、失望而回的結果,整個招生過程極為粗糙草率,引起家長們強烈不滿。  甫上任的教育局長蔡清華答詢表示,教育部的方針是全國都改為術科與性向並重。同時承諾6月5日召開的家長申訴會議,絕不會虛應了事,將邀請特教委員與學校代表共同討論,只要簡章規定有缺失,必定改善。

jb30jbjnk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